行业观察

沉浸式剧作鼻祖:一个疯狂的夜秀天才 | 左驭编译 2018-09-20 16:24:06    作者:温沐夏

上期左驭洞察介绍了沉浸式戏剧鼻祖作品「不眠之夜 Sleep No More」原版制作人Randy Weiner的另一鼎力大作「女王的夜宴 Queen of The night」(回顾:时髦、谈资、身份重塑,一场美式体验经济的社交货币),该剧将于年底落地北京工体。期待之余,我们找到这位鬼才剧作人Randy Weiner的访谈实录,并搬运了其中较为有趣、有价值的回答,希望能满足诸位的好奇心。


[ 左驭编译 ]精心筛选全球视野的新颖观点及高价值行业数据,打破思维路径依赖,提供更广阔的资讯渠道。

本文由左驭综合整理自Forbes,原文作者Dan Simon

Randy Weiner 人物简介

生于1965年3月10日,百老汇著名制作人、编剧。曾被《纽约时报》评为“纽约非传统剧场的领先制作人”,《华尔街日报》称他为“一个疯狂的夜秀天才”。


Randy Weiner是一个冲突结合体:擅长讲故事的健谈者是他,风度翩翩的科学老师是他,满世界兜售情怀的知识分子是他,精明老练的商人是他,拥有浪漫灵魂的诗人还是他。


犹太人出身的Weiner学识广博、才华横溢,哈佛毕业后本应成为一名医生,却不料走上文艺道路,成了一名制片人、剧作家兼夜总会老板。在他的娱乐帝国里,知名作品有「盒子The Box」、「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和「女王的夜宴Queen of The Night」等。以下,是韦纳关于现代戏剧和经商之道的一些犀利观点。


辩证的机会主义


Q:你的作品向来不走寻常路,在娱乐愈发同质化的当下,是什么驱使你做出如此迥然不群的演出秀?

Weiner:我喜欢与主流趋势做对。当大多数人聚焦所谓“正确”的事时,反而为我去做“错误”的事情留下了大把机会。其实,对错的界限很模糊,他们回答的是同一个问题。

Q:那么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

Weiner:人们惯常的教育是要积极向上、要热心善良,但反面,这也为消极和邪恶的观念留存了真空。哪里有真空,自然哪里就有机会。

Q:所以你所谓做“错误”的事,无论是意义上的潜在不正确,还是世俗概念上不道德或非法的东西,其实是能给你带来竞争优势?

Weiner:就说涂鸦和户外广告,一个违法,另一个却是重要商业形态。但对于街上的人们,它俩都一样——都是通过文字和图像传达信息。我就想试图破坏这种分类,好与坏、合法与非法,真的有很明显的区别吗?不管我做戏剧、餐厅还是夜总会,我都会跨越它本身的类别,使用任何必要手段来娱乐我的顾客。

Q:但你不是正在努力为人们呈现一场“好”的表演吗?

Weiner:好坏是评论员才关心的事,人们只在乎娱乐性。之所以评论员发声会被重视是因为人们觉得这群人是聪明明智的,如果有评论员说“不要做某事”,人们就会对此有所提防,避免低级冲动。因此,最好的商业策略是为人们提供有娱乐性的同时,也让评论员们说一些好话。

Q:所以也想取悦评论家?

Weiner:如今的评论群体已经不复从前,《纽约时报》曾在娱乐界拥有至高的评论权是因为它们能最大范围的接触潜在观众。但现在,推特账号的覆盖面比报纸更广,所以网络社交评论变得更为重要。


杂交与异花授粉


Q:你原本学科学的,而且也能谋一份相关全职工作,为何最终将职业生涯定在了剧院?

Weiner:我并非从小热爱戏剧,也没有把它当做某种创意行业特别崇拜。我反倒认为科学需要更多的创造力,更广的学识和更高的智力。只是因为在戏剧业能更容易认识可爱女孩,所以我来了。

Q:我注意到的一件事,你的工作似乎很难归类,它包含了大量的经验?

Weiner:是的,我工作的核心是“杂交”和“异花授粉”。拿几件作品举例:「The box」既是一个夜总会,又是一个剧院;「Sleep No More」综合了艺术品、舞蹈作品、浸入式冒险游戏、莎士比亚演绎,鬼屋等多元素于一体;「Queen of the Night」则是集结了文艺演出、丰盛晚餐和一系列与陌生人社交的各式场景。“杂交与融合”正在成为趋势,网络媒体把周遭一切都连接起来,手机囊括了生活所需的大部分功能,我们见证着如此一个被连接,被娱乐,被陶冶的新宇宙的创造。

Q:福特汽车创始人曾说‘如果我最初问消费者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只会告诉我要更快的马!’,教父乔布斯也说过‘人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直到你展示出来’,我感觉你的产品思路和他们挺相似,创造需求而非一味迎合。

Weiner:许多艺术与娱乐都在强化观众的传统固有观念:比如,我爱我的母亲,动物是可爱的,要拯救鲸鱼和地球……我认同这些被世俗观念所接受的部分是积极、有效甚至高尚的,但同时,我认为也存在一些领域是专门用于情绪发泄。


赚得比花的多一分


Q:管理你们这样的企业,有什么心得?

Weiner:我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管理培训,也没有这方面导师,但我一直坚持的商业哲学是:要想公司持续发展,赚的要比花的多一分钱,少这一分就玩儿完。商业没有什么高尚可言,它是一个需要持续进食的生物,所以你得尽一切努力让它活着。只要生意还在,好事就会发生。一旦它死了,就只能成为一段永恒的记忆了。

Q:在团队组成方面呢?

Weiner:我倾向于从精神层面来分析每个人的优缺点。比如,我在开发新项目方面的能力很强,但很难长期专注打磨一个项目,清醒认识这一弱点后,我便有意识的通过业务结构弥补这些短板。例如,聘请一些坚持对老项目保持高度关注和改进动力的资深管理层加入。「The box」已经快10年了,但我观察上周召开的经理会发现,每个人讨论起它都仍如初见般充满激情。

Q:想过如何能让生意更赚钱吗?

Weiner:从商业角度来看,我总想找到一种方法来实现真正的利润瀑布,身边也总有人说‘你有这么优质的品牌,理应更好实现商业化。’话虽如此,可我暂时没能想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但我有多种潜在收入来源,比如我会在白天出租场地做活动,卖门票、零食和饮料,晚上我接着做夜生意。与百老汇剧场的老板们不同,他们除了晚上2小时的演出能赚取利润,其余时间场地都是空置浪费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两个小时不工作,生意就垮了。这是为什么很多演出会倒闭,但我不会,因为有租金、票房等能分散固定成本,同时还降低不同季节的收入流变化风险。

Q:打算如何制定策略来扩大收入来源?

Weiner:我视自己是机会主义者,非战略主义者。因为我把这些节目都看作是实验,长期来看,这些实验产生的数据将有助于我为去制定更宏观的策略。

Q:你的团队成员都如何开发新的商业创意?

Weiner:大多数来应聘的人本身就激情十足,他带着新想法来我的场地打算做点新东西。也有一些上班族白领,他们内心渴望成长,会拿着有趣有的项目过来。我为这些应聘者量身创建了一个职位描述,以便更好地实现他们的愿景。在「Sleep No More」中,有观众建议在演出结束后,可以真实使用演出里的爵士酒吧,并和音乐家们互动。我听完觉得太棒了!当场就邀请她加入了团队。还有一次,一个大型营销公司的职员提议说我可以借助「the box 」成立一个会务公司。赞!他也被聘用了。


给年轻人与企业家的建议


Q:对那些毕业后对前途迷茫的年轻人,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Weiner:做错比什么都不做好。我曾确信我会去当一名医生。我是犹太人,我擅长数学和科学,当医生是一份受人尊敬且崇高的职业,薪水也不错。

Q:为什么没有坚持成为医生呢?

Weiner:读完大学后,我在申请医学院前休了一年假,跑去教六、七年级学生数学和科学,我们用橡皮擦对着废纸篓投篮,统计分析不同角度的效果,这是一个学习数学的好方法。科学课上我带着他们研究熔点,试着融化玩具士兵、糖果还有姐妹们的珠宝,特别有意思。那时候我白天教书,晚上和室友策划一起做说唱音乐,后来还一度在好莱坞写剧本。但这些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做的过程中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不是我想要的,而且我一直认为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学医才是正事。这么多年来,我做任何不相关的事业心里都一直挂记着最终会回到医学院。然而,直到前几年快50岁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永远不会成为一名医生了。

Q:这些过程是企业家们在挣扎是否要真正去实现自己想法,同时也在试探这条路的可行性。你怎么看?

Weiner:我总是告诉人们,无论何时都要努力去争取,在想明白真正要做的事之前,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遇到挫折,但不必泄气,从失败中所能学到的东西将收益无穷。

Q:对于有抱负的企业家有什么建议吗?

Weiner:第一条衷心建议是——要做热爱的事。如果热爱钱,你就会为了致富激发出很多灵感去尝试不同的事,但是很多时候,即使执行了很棒的计划依旧不赚钱,甚至你根本不喜欢这摊事,这确实会很令人沮丧。

第二条建议是——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做事。很多人都说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尽量不和朋友合伙生意,我不赞同,我就喜欢和朋友分享项目。我看着我女儿们和朋友一起做手工,或者和朋友一起在街上卖烤饼干,他们玩得很开心。我们长大了为什么就要停止这样做呢?为什么不享受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乐趣呢?说实话,我认为和朋友合伙对生意有好处。它提醒我们,企业成功的核心是提供人们需要的东西——它不仅仅是抽象的效率和六西格玛(六西格玛概念:属于品质管理范畴,旨在生产过程中降低产品及流程的缺陷次数,防止产品变异,提升品质。),而应是足够人性化的。

最后,我要再次强调失败的重要性。不少人来跟我探讨想法并寻求建议,他们说了一万个理由解释为什么没有辞掉全职工作开始新事业,或是需要钱,或是需要好的团队,或是想法还待完善等等。但在我眼里,这都是对失败的恐惧,恐惧会扼杀很多可能性。我总说,年轻时早早成功的人比反复失败的人处境更糟糕,因为过早的成功会树立高期望,使人对失败更加恐惧。而反复失败会推动人不断去尝试。成功不是我评判人的标准,如何对待失败才是。再巨大的成功,也会有面临灾难性失败的一天。正是失败和成功的无穷辩证,使得人类的处境如此迷人和可爱。

后记:本篇专访的原英文标题是「A Man For All Seasons: Randy Weiner Entertains The World」,然而在编译过程中,译者最大感受却并非“四季皆宜”,Weiner绝不是个可盐可甜的暖男,反倒性格果断,敢为人先,极为个性。或许这再次印证了犹太民族血液里就具备着创新性。继沉浸式神剧「Sleep No More不眠之夜」风靡上海之后,其另一代表全世界最新餐饮剧场概念的作品「女王的夜宴Queen of the Night」将于18年年末落地北京工体,一起期待吧!